<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6章 妹子咱能冷静点吗?!
    荒原生满枯草的黄褐色土地**的啜饮着鲜血,荒族的暗红色血液与人类的鲜红血液在土地上纠缠交融,然后融入大地成为其他生命的养料。

     引得口渴的小狐狸蹲在血泊边飞快的的舔着。

     刘安面前一个年轻的人类战士正趴在高大的荒族战士尸体上,心口破开的洞里温润的血液正在缓缓流到对方身上,苍白的脸庞已经平和,看上去死亡给他带来了安宁。

     几分钟前他癫狂的,如同野兽一样的身影出现在了刘安视线的余光中,这个面容扭曲身上穿着的鳞甲骑士举着剑冲向了自己。

     这是吕玲绮带出来的年轻新兵之一,突然在这无法逃跑又乱成一团的战场上见了过多的鲜血与死亡的他们有很多都疯了,战争的阴影无限的放大了这些人心中的恐惧与癫狂,疯狂的攻击一切,哪怕是石头。

     身边没有同伴,到处都是敌人,这孩子就算活下来也需要在几个小时内得到心里治疗,不然精神病院在等着他。

     不过可惜的是他没机会了,刘安把他连同附近的荒族一起砍了。

     看附近几米暂时没什么人,刘安抬剑在尸体上蹭了蹭,然后拄着阔剑喘可两口粗气——没办法,普通的人类身躯在没有改造前实在不适合超高强度持久战。

     刘安等人加入战斗已经一个小时了,现在整个战场乱成一团,在白绮,白,克雷托丝还有吕玲绮这四个大杀器的奋力冲杀之下所有人都乱成了一团。

     泼洒了几波爆炸弹头后刘安的身体就到达了对能量调动的承受上限,而刘安之前的爆裂弹头也让他成了重点照顾对象,所以这一个小时中刘安一直在和一群小巨人打拳击。

     你妹啊!这也不是那些没皮的三级残废,这特么是身上长着比钢铁还硬的超级甲壳还浑身上下全是刺的玩意!更别说附近还有一群小兵不断骚扰呢,就算这个世界开无双是正常也架不住这么来啊!武功高也有个限度啊!快吐舌头了有木有!开挂的心都有了啊!

     嗯,身边一身血污的小狐狸已经吐舌头了。

     “叮咚!战团已经接近战场。”

     刘安长处一口气,“很好,直接进入战场吧,注意保持队形。”

     “明白。”

     之前在山坡上的时候刘安就开始呼叫支援了,一万五千多敌人啊,光站着就是乌压压的一片人海,刘安感觉自己得死一次或者直接开挂才能杀光,现在来了就好多了。

     不过还没等刘安再高兴点小狐狸就向着身后冲过去,得了,还得接着打。

     微微蓄了蓄力刘安跨步提剑扭腰就挥,紧接着手一麻当一声剑就和高大荒族战士手中刀交击在了一起。

     趁着荒族战士因刀剑向交一顿的功夫小狐狸嗖嗖嗖几下就爬上了对方的肩膀对着他的眼睛就下了爪子,随着一声怒吼深红色的血液因战士血脉喷张的血压而喷到了刘安肩上。

     “干的漂亮!”

     趁着对手一狂刘安一脚踹开了对方的刀并欺身上前,右手阔剑一挥从关节处卸掉了他的小臂,左手也没闲着,顶上对手下巴就是一枪,过量装药的钢芯弹轻松搅碎了他的脑子,荒族战士强壮的躯体猛一颤抖,紧接着缓缓跪了下去。

     然而就在刘安大喘着气想要抽身退后的时候一点寒芒却突兀的从已经死透的敌人尸体中冲出,躲闪是来不及了,刘安只能硬生生移动身体并且用手臂去尝试改变它的轨迹。

     “草!”

     寒光闪闪的铁木杆长枪还是深深刺中了刘安的侧腹,这玩意一看就知道是人类才用的东西。

     因为刚刚强行侧移了小半步,所以刘安这会一偏头就看清了尸体后面的人类,一样的满脸疯狂,一样的癫狂神色。

     “喔!我干你妹啊!”一眼的功夫这个人类竟然又前进一步。

     好嘛,刘安感觉枪头已经穿过去了。

     刘安一声咒骂让有点发愣的小狐狸立马回过了神,呜呜哼着就跳到了那个人类战士身上,对着他喉咙张嘴就是一口,同时爪子也没闲着,完全没章法的在他脸上脖子上胡乱的抓着——刘安认为这是饭票受伤的愤怒。

     反正都穿了,就让穿透来的更猛烈吧!抱着这样的心思刘安前踏一步贴近了荒族尸体然后抬剑就刺,阔剑在这个人类战士仍旧不改的癫狂神色中从他脑门开始穿透了他的头颅。

     “吼!”短促的吼了一声刘安用力压下了剑柄,瞬间一个天灵盖抱着红红白白的东西飞上了天,落得自己和狐狸满身满头。

     然而这还没完,刚刚倒地的尸体瞬间就被炮弹一样跳过来的白绮给踏成了肉泥与满天碎肉。

     “安哥你咋样?”

     紧接着是把面具斜带在头上一脸焦急瞬身过来的白,“大人您别动!您的伤请交给白来处理吧!”

     刘安摆了摆手,“不用费心了白,一句躯壳而已,而且这个世界弄不出查克拉来。”

     自己的下属自己清楚,身为上位种妖灵的白对自身力量的掌控有限,在这个世界她能控制与吸纳的能量并不多,治疗能力算是封印了。

     “可是……”

     急色未退的白还想说点什么刘安却挥手打断了她。

     “放轻松,白,我没事,看你绮姐都没这么紧张。”

     白绮一抬头,“叫我?”

     点了点头刘安摆了摆手,“别踩了,那倒霉孩子都成泥了,过来帮我下。”

     说完刘安用力把枪杆向后拔出了一节,然后挥剑砍断了它,只留下短短的一截在外面。

     看着白一脸心疼加自责的表情刘安给了她一个微笑,然后木杆微微一震,白绮把后面也像前面一样给斩断了。

     铁木枪杆的直径足有四五公分,这要是拔出来连肠子都得流出来,血是绝对止不住的。

     “好了,这样就没事了,绮绮给我点酒。”

     “嗯,给。”

     说着白绮掏出了一瓶酒,先自己灌了一口然后递给了刘安。

     接过瓶子刘安仔细端详了一下,瓶子是大号伏特加瓶,但是昨天刘安就看到这瓶新打开的酒被白绮一口灌下一半,而现在它几乎是满的,天知道这货在里面混了多少种酒,这不禁让人怀疑到底会死于伤痛还是中毒。

     不过看起来很刺激啊!刘安先在前后伤口上到了点然后就着伤口上的酸爽劲仰头灌酒中。

     “领主大人伤的怎么样?”

     灌酒的刘安听得出这是克雷托丝的声音,紧接着则是白绮。

     “他没啥大事,看这个位置顶多也就肠子断了两节,其他的应该都没事,离肾还有两厘米呢。”

     一口气干掉半瓶酒刘安放下酒瓶点了点头,“没错没……噗嗤!”

     看见跟在克雷托丝身后带着仅存几个小兵的吕玲绮刘安嘴里那点没咽下去的酒瞬间喷出去了,正中吕玲绮胸甲。

     看着脸色冷俊如同万古玄冰的将军妹子刘安冷汗瞬间就下来了,从她眼神就知道自己这应该是被认出来了!

     “终于找到了……”

     刘安怀疑这妹子一口牙已经咬出血了。

     “那啥,我想您是认错人了!”

     “呵呵”

     看着脸色越来越不善的吕玲绮刘安轻轻咽了口唾沫瞄了一眼白绮,这货笑的跟朵菊花似的。

     “你想说些什么吗?”

     “妹纸咱能冷静处理吗?……我好歹救驾有功!又在战场负了伤!我是功臣你千万要冷静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