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9章 妹子你冷静点!
    黑云已经完全覆盖了天空,天地一片昏暗。

     战场上暗色的血液顺着倾斜的地面汇聚向了山坡下的一片洼地,随着微风一道道波纹在血泊上面来回荡漾。

     战斗从战团进入战场的那一刻就已经进入了尾声,能对斯拉夫步行骑士们那丧心病狂装甲造成伤害的就只有那些数量不过百的勇士级荒族,但后者的数量实在是太少了,再加上克雷托丝的三百斯巴达以及场上的几个大杀器,这批荒族在十分钟内几乎全部阵亡。

     现在场上唯一还在战斗的荒族就是那个正在和白绮打拳击的四臂贵族荒族了,其实他最开始有六条手臂的——这真是个悲伤的故事。

     刘安现在正着一群已经没事了的人在一边围观。

     而被一众无良群众抱着娱乐心态围观的十米高贵族此时已经伤痕累累了,虽然白绮对于能量的控制不怎么擅长,但就近身杀人……杀戮技巧来说是无人可及的。

     刘安从17岁就开始认为和自己这死党玩单挑是一件相当白痴的事,后来三个以身试险的傻蛋佣兵去调戏和刘安一起喝酒的白绮时用自己的绳命证明了他的见解的正确性。

     当时白绮就用自己比较下显得相当秀气的拳头让三个胳臂能赶上她一条半大腿的壮汉肝脑涂地并且成功让半个酒吧的佣兵吐成滚地葫芦——因为肝脑涂地这个词在这里是个非常准确的形容词,白绮杀人鬼的外号也是在这时慢慢流传起来的。

     当的一声巨响过后巨人手中已经被削成匕首的少巨剑被白绮砍掉了最后一块适合攻击的剑刃,连带着还被对手在肚子上又开一个口子,虽然有身上的黑色甲壳在内脏流不出来,但血流得跟瀑布似的。

     趁着对手后退两步的空隙白绮转身对着刘安竖起了大拇指,一口小白牙闪闪发光。

     看的刘安一乐,这家伙是去给自己报仇去了,瞬间感觉肚子上口子的痛楚都少了两分——失血太多痛觉神经有点不太好了,当然,也有疼啊疼的疼习惯了的原因在内。

     白绮转头的瞬间巨人眼中红光就像是要射出火焰来一样,硬生生停住后退的身形一步跨出把手中的剑柄向着前方的人类扔出了去同时抡起拳头就砸了过去。

     凭借着非人的反应躲过飞来的剑柄白绮转身一剑砍掉了对手砸下来的一条右手然后转身跳起来一个上勾拳正中对方下巴,刘安感觉自己看到了几颗牙齿随着飞起的巨人一起飞了起来。

     “这一记上勾拳打的妙啊,这是……自由搏击?”

     “不,这是豪油根……”

     看着完美打出了升龙拳的白绮刘安泪目,这是街霸的胜利!这是小霸王学习机的胜利!这是纯真童年的胜利啊口胡!

     巨人的六只手废了一半,还带着一身伤,战斗已经可以说是结束了,果然,刚刚落地还没等翻身这个之前带一万多小弟强势围观刘安的荒族贵族就在一群无聊人士的围观下被白绮跳过去砍了脑袋。

     至此,战斗结束,战场上只剩濒死者的悲呼和战士们移动的钢铁摩擦声。

     背着剑,白绮一路小跑回到了刘安身边,刚刚擦掉血污的脸上没了平常的凌然锐气,反倒满是让海龙缨惊掉下巴的柔弱表情,一张口撒娇似的声音就甜的八个多加号。

     “安哥,饿啦,回家吃饭呗~”

     看着这熟悉的表情刘安知道她是舒服了,几天之内没人惹她她也不会吵吵着找架打。

     笑着,刘安伸手揉了下白绮有些乱糟糟的碎发,“正好,肉应该味好了,回家吃饭吧。”

     看着扶着刘安去找马匹的白绮海龙缨感觉自己三观需要抢救一下,尼玛这温柔的软萌妹子绝对不可能是她大姐头啊!不会是刚才哪一下子震到脑子了吧?还是说有什么病犯了?

     海龙缨最后这条还真没想错,两人从精神病院开的诊断书刘安现在还留着呢。

     “他们是……夫妻吗?”

     “啊?不是夫妻吧。”转过头,海龙缨突然发现身旁吕玲绮脸上满是一种纠结又阴沉的表情,“我也不是太清楚,他们只说过是义兄妹,还一起当过佣兵,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

     “这样啊……”吕玲绮脸色舒缓了很多。

     黑云涌动之下的大地上回荡着克雷托丝有力的声音:“动作快!把敌人的人头堆在一起!列奥尼达你带人去焚烧尸体!”

     ————

     荒世界,几乎是从世界之门出来的瞬间白就抱起了刘安瞬身到了屋子里,而白绮则头也不回的冲向瀑布。

     白高超的医疗忍术在治疗上效果非常好,刘安的伤口眼见着蠕动生长,半个小时就只剩皮外伤了。

     “大人喝了太多酒了,不然这会伤口应该已经痊愈了,就算身体毁了也没问题,但是大人还是爱护点身体的好……”

     面对着要这样的白刘安只能笑着挠挠头了,“哈哈哈,确实喝了太多酒了……嗯,可以了白,外面给我留一点伤。”

     “大人?”白一脸疑问的停下了治疗。

     刘安伸手抚摸了一下微微抽搐的嘴角,“……我可没忘那边还有一个悲愤欲绝的大小姐呢。”

     确实悲愤欲绝,想到悲愤得想要绝了自己的将军妹子刘安感觉自己绝对不能治好,治好了绝对麻烦死。

     “嗤!”看刘安又活蹦乱跳的了白也笑了出来。

     正好白绮咚!一声踢开门进来。

     “哎?你俩笑啥嘞?难道有奸情?嘿嘿~”

     看来洗了个澡之后这货又正常过来了。

     一句话让白满脸通红,刘安则习惯性一摆手,“滚犊子。”

     再回来已经下起了大雨,城堡中一群人正等在大厅里,看到刘安三人进来立花姐妹和左千代明显松了一口气。

     然而吕玲绮却跑进来抓着刘安就要往外走,刘安自然抵死不从,这小脸冷的,说是拉着他去杀头都刘安都信啊。

     “你干啥?你要对宝宝做什么?!你再这样我要叫了啊!”

     “跟我回家结婚。”

     “卧槽!妹子你冷静点!下雨呢!我还是伤员你不能这么对我!”

     白绮在一边乐抽。

     PS:元宵姐哦,过完了这个年就算是过完了,元宵节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