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5吴婆子
    连着阴了几天,总算一早上阳光灿烂,林仙草从小桃、小杏嘴里再也听不到什么鲜东西,开始出了正屋,院子里转转了。

     林仙草披着厚棉斗篷站台阶上,眯着眼睛晒着暖洋洋太阳,慢慢转头打量着四周,这院子……小桃很是不屑,说极小,连个垂花门都没有,可林仙草不太明白为什么要垂花门,要她看来,这院子根本不小,大门开西边,紧挨着大门往东是三间倒座,住着两个粗使小丫头,这两个粗使丫头不归她管,是归后院吴嬷嬷手下。两边各有两间厢房,东边两间住着小桃小杏,西边两间空关着,正面三间正屋,东边挂着间耳屋,西边是道月亮门,所有屋子都带着宽宽檐廊,与大门连成一处,这院子里,下雨时廊上走来走去让人舒心。

     林仙草怔怔看着厢房和正屋前那宽宽廊檐,红柱绿椽,真鲜亮真富贵,可是,怎么连只鸟儿也没有?富贵人家,廊下不都挂满鸟雀吗?怎么这院子里光秃秃成这样?要是有只鸟烤着吃也好啊!林仙草胃里抽动了几下,涌出满满一嘴口水,那油滋滋、美味到死烤肉!

     “吴嬷嬷住哪里?”林仙草咽了满嘴口水,转头看着小杏问道,小杏往月亮门指了指笑道:“后面园子里,咱们院子后面有处极小园子,虽说小,可花草养极好,吴嬷嬷用心……”

     林仙草不等小杏说完,就转身往西边月亮门过去,小杏急忙跟上,林仙草穿过月亮门,沿着正屋和围墙中间巷子走了几步,眼前豁然开朗,这一处花园也不能算小,两三百平总归有,园子东北角一明两暗三间硬山出廊青砖屋舍,青瓦粉墙,隐林下花间,显得极是清爽,小杏提着裙子边往屋子里跑边叫道:“嬷嬷,嬷嬷!姨娘来了!姨娘来了!”林仙草深吸了口气,这不是姨娘来了,是狼来了!

     吴婆子掀帘子出来,带着得体微笑近前,不动声色打量着林仙草笑道:“姨娘大好了?”

     “好多了,多谢嬷嬷掂记,今天天气好,我屋里闷时候长了,想出来走走,扰了嬷嬷了,外头冷,嬷嬷且进屋歇着,我看一看就回去了。”林仙草客气笑应道,吴婆子温和笑着,指着四周,声音和缓温和给林仙草介绍起园子里花草来。

     林仙草听了两句,回头吩咐小杏道:“去把嬷嬷斗篷拿来,若有手炉,也取一只过来。”小杏怔怔看着林仙草,一时没反应过来,吴婆子满眼惊讶瞄了眼小杏笑道:“多谢姨娘,不用了,我进进出出惯了,又是斗篷又是手炉,活就没法干了。”

     吴婆子细细说着各样花草,见林仙草心不焉听着,微微蹙了蹙眉头,正想着怎么打发她回去,林仙草抬头看着吴婆子,满眼困惑说道:“嬷嬷,有件事,嬷嬷听一听,帮我解一解,从我得了病到现,就这一件事,我半分也想不明白。”吴婆子心里机灵灵‘咯噔’了一声,脸上虽一样淡然随和,心里却提起十二万分警觉笑道:“姨娘这么聪明,若还想不明白,这样事,老婆子只怕听了也是白听。”

     “嬷嬷,”林仙草仿佛没听出吴婆子话里拒绝之意,只管顾自说道:“我就记得自己那时候飘空中,也不算是飘空中,就像火堆里烧一样,浑身难受恨不能立时死了,也不记得从什么时候,就听到有人跟我说话,开始听不清楚,后来竟越来越清楚,那火没了,人也舒服了,我就四处找,可四处明晃晃,就是看不到人,连个鬼影也没有,那声音清楚很,一直我耳边说!那人念了好些话,让我跟着念,那会儿我就是想跟着念,念了好长时候,后来就醒了,可一醒过来,我竟把那人话忘了!”

     吴婆子狐疑看着林仙草,林仙草微微仰着头,拧着眉头努力回想着说道:“也没全忘,念遍数多,还记得几句,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拗嘴很,我念给嬷嬷听听,好象是什么,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还有,叫什么心无挂碍,无挂碍无有恐怖?好象是这样,后一句我记得清楚,叫揭谛揭谛,波罗揭谛,波罗僧揭谛,菩提什么何,嬷嬷,后一句,我象是听谁念过。”林仙草看着满脸震惊愕然吴婆子,显得有些不知所措起来:“嬷嬷?嬷嬷!”

     “阿弥陀佛!”吴婆子突然双手合什,大声念了句,倒把林仙草吓了一跳,往后连退了两步,吴婆子闭上眼睛,嘴唇动飞念叨了片刻,睁开眼睛看着林仙草微笑道:“这是姨娘前世积下福报,我那屋里设着小佛堂,姨娘跟我进去上柱香吧。”林仙草皱着眉头道:“我跟嬷嬷说这事,嬷嬷怎么扯到上香上去了?”

     “姨娘念这几句是经文,这本心经我这里有,姨娘这不是梦,这是菩萨保佑点化姨娘,阿弥陀佛,这是多少人修也修不来福份,姨娘得好好谢谢菩萨,等会儿把心经拿回去,早晚念诵,这是姨娘福祉。”吴婆子感慨中掺着丝丝羡慕,林仙草却瞄着她,显得狐疑不定:“我又不吃斋不念佛,菩萨怎么会点化我?嬷嬷真听到过这几句话?”

     “姨娘先跟我进去上柱香,我再拿经文给姨娘看。”吴婆子半推半让着林仙草进了屋,转进东厢房,林仙草看着佛龛里供着白衣观音像,一时百感交集,怔怔出了神,这个观音还是那个观音!吴婆子一边点香,一边留心着她,见她傻了一般呆着,脸色变幻不定,半晌,才轻轻拉了拉她低声道:“姨娘,给菩萨上柱香吧。”林仙草顺从接过香,跪蒲团上恭恭敬敬磕了头,将香□香炉,又跪下磕了几个头。

     吴婆子捧了薄薄几张黄旧金栗纸出来,递到林仙草面前,笃定笑道:“姨娘瞧瞧,是不是这个。”林仙草接过,念了几句,转头看着吴婆子叫道:“就是这个!嬷嬷怎么会有这个?就是这个,你看……”林仙草说着,指着经文流利之极、几乎一口气念下来,念完了,呆了半晌,转头看着吴婆子,仿佛自己把自己吓着了,满脸震惊看着吴婆子,身子微微有些抖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吴婆子双手合什,不停念着佛:“阿弥陀佛,这是姨娘大福,往后姨娘要常常念念这经,这是菩萨指点,姨娘以后一定要修身修福。”

     林仙草不知所措呆了半晌,无助看着吴婆子,低低说道:“嬷嬷,我有点害怕,嬷嬷多教我。”吴婆子上前握起林仙草手,温和笑道:“我就说,姨娘这一场病,象换了个人,怪不得,都是菩萨点化,姨娘自己还不觉得,当真是佛法无边,姨娘要不嫌弃,就把这串佛珠拿去用,念一遍心经,就转一粒佛珠,也不要多,只要心诚,把这串佛珠一天转上一遍就是大功德了。”吴婆子说着,取下手腕上那串中间嵌着颗翡翠珠佛珠塞到林仙草手里。

     “这么贵重东西……嬷嬷东西,我怎么敢收?”林仙草不安推辞道,吴婆子笑着将佛珠套到林仙草手腕上:“贵不贵重人心,这串佛珠是慧音大师赐给我,你既看得出贵重,那就受得起,拿着吧,若得空,再来寻我说话。”

     林仙草得了这句话,心里长长舒了口气,谢了吴婆子,戴着佛珠,小心翼翼捧着经文出来,吴婆子直将她送到月亮门前巷子口,看着她进了月亮门,双手合什,低低念诵了一遍心经,才转回屋里。

     林仙草心情愉回到正屋,屋里转着圈寻了一遍,指着紧靠后墙正中长几吩咐道:“把那上面瓶子什么挪一挪,我要供经文!”小杏虽说一路跟着,把林仙草和吴婆子话从头听到尾,却还是一片云里雾里,并不十分明白这中间玄机,见林仙草吩咐,忙上前将花开富贵瓶往边上挪了挪,用帕子擦了擦干干净净几案,林仙草小心将经文放到正中,退后几步看了看,顺手拿起旁边花开富贵黄杨木雕压住了经文。

     吴婆子日常习惯,林仙草早从小杏那儿打听清楚了,自得了得空来说话邀请,每天一进日昃,就往后园寻吴婆子讨教佛法经义,求她讲些什么因果报应佛法故事,渐渐,这话题就越说越杂、越扯越远,越说越投契。

     吴婆子见识果然非小桃、小杏可比,没多长时候,林仙草对于秦王府上下和对这个时代认识,就有了一个质飞跃,心里也有了七八分底气。

     作者有话要说:亲,求留言,及一切鼓励!

     D*^_^*