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0从大夫到大神
    周夫人根本没让众姨娘进门,小丫头一句‘夫人病了,不耐烦见人’,就把众姨娘打发了。

     虽说从得了这个生孩子大恩典后林仙草就成了众矢之,可除了尝试用目光杀死她之外,一众姨娘不敢也没本事对林仙草做出什么能伤害她实质性动作。

     至于王妃,那是个真真正正聪明人,这会儿林仙草还王爷心尖子上,她不犯着为了些许小事惹王爷不,再说,这生孩子要怀要生要长,日子长着呢,先等她怀上再说也不晚。

     林仙草夹着尾巴过了十来天,渐渐看明白了,那位王爷等着她怀孕,这满府女人也摩拳擦掌、虎视耽耽等着她怀孕呢,也是,要动手也得等她先怀上了么,不然哪有目标?看明白这个,林仙草心下大定,想等她怀上,嘿嘿,诸位就慢慢等吧!让你们万事俱备就是等不来东风,憋死才好!

     王爷六七天一趟,准准过来林仙草院里过夜,回回认真努力播种到半夜,可小两个月过去,这一天,林仙草月信还是准准来了。

     如今林仙草来没来月信可是府里大事,王妃先得了禀报,挑着眉梢想了好一会儿,轻轻笑了一声,听说她从前被人牙子用药断了生育,这话许是真,若是这样,王爷宠她倒没什么坏处。

     傍晚,王爷刚进府门就得了信儿,阴着张脸站了好一会儿,头也不回吩咐柳嬷嬷道:“让程无明去叫孙太医给林氏诊脉!好好诊诊!”

     王爷没说现就叫孙太医,还是等明天再叫,程无明可不敢自作主张等到明天,打着灯笼请来孙太医,孙太医仔细认真诊了一个多时辰,不得不承认,林仙草身体好到他连气虚血亏这样话都不好意思说,留了张类似于大白馒头治饿这种疗效方子,孙太医告辞而去。

     又过了一个月,林仙草月信又准准来了。

     孙太医又来了一趟,还是没诊出毛病,王爷断然认定他医术不行,让人把太医正和半个太医院太医都叫进了林仙草院了,一群白胡子太医兢兢业业轮流诊了将近一天,又认真讨论了半天,总算开出了一张养生方子,又留下一诸如多吃红枣有好处之类医嘱,陪小心出了林仙草小院,王爷气脸都白了,看样子整个太医院医术都不行!

     可怜程无明开始寻访京城稍有点名气大夫,到后来,也不管名气不名气了,除了治跌打损伤不要,别都请进府流水般给林仙草诊脉,一连折腾了大半个月,林仙草手里不过又添了一叠饭后百步走之流保健建议。

     就这么折腾了好几个月,林仙草什么都好,就是怀不上,这一下,满府姨娘嫉妒开始转成幸灾乐祸,从各个院门里掂着脚尖看笑话,嘿嘿,王爷许你生,那你先得能怀得上才行啊!

     林仙草月信又准准到来时候,她几乎能听到府里各个院里传出来笑声,其实她自己也心花怒放想大笑几声,再坚持几个月,生孩子这个危机估计就能撑过去了,赶紧了了这事,她还得盘算她那座银子山事呢。

     整个秦王府,唯一打心眼里对这件事烦闷郁结,大概就秦王一个人了。

     转眼腊月中,安庆王家设宴请人赏雪赏梅,秦王阴沉着张脸,离群独站暖阁窗前发呆,他这股子郁气结心里好几个月了,过一个月就浓一层,郁气越来越浓,眉头越拧越紧,紧都成一团舒不开了。

     都说她身子好,哪儿都好,自己又是这样龙精虎壮,还寻了那么多偏方,每个月易受孕那几天他必定歇她院里,可怎么就是怀不上呢?!秦王闷气上涌,觉得人生大挫败莫过于此!

     周夫人兄长、年青有为礼部郎中周子玉一手拿着一只酒杯过来,递了一杯给秦王,小心仔细留心着他神情笑道:“还是为了林姨娘子嗣之事?”

     “嗯。”秦王浑身不自应了一声,这是个让他觉得相当没脸挫败。

     周子玉眼珠微转,周夫人还没生出儿子前,不能让别姨娘生出儿子,这庶长子一定要从周夫人肚子里生出来,这一条上,周子玉和妹妹周夫人目标完全一致,争不了嫡,这个庶长子名头作用也不小,那是一定得争到手。

     周子玉灵活过份眼珠连转了十几转,殷勤非常建议道:“王爷听说贾翰林得子事没有?贾翰林想儿子想了十几年,纳了十几房小妾,就是一点动静没有,年初时候,云真观胡道长到贾翰林府上看了一圈,一眼就看出他府上有座亭子压住了子孙根,贾翰林赶紧让人把亭子拆了,当月贾翰林夫人就怀上了,一举得子,要不王爷也请胡道长过府看看,王府必定是好,只让他看看细处,许是院子里哪一处不好,妨了姨娘子嗣也说不定。”

     秦王听眼睛发亮,将杯子往周子玉手里一塞:“这话极是,神鬼之事,不可不信!爷这就去请胡道长,若是能让林氏怀上,年后我荐你做礼部侍郎!”说完,秦王连跟主家告辞也顾不上了,拎着长衫转身就走,周子玉握着杯子呆站了好半天才回过神来,王爷对这个林氏也太上心了吧!连礼部侍郎都许出来了,不行,得赶紧把这事告诉妹妹!

     胡道长还没弄明白怎么回事,就被秦王揪进了王府,

     林仙草看着满身神仙气胡道长,心虚脚软气发短,从前她不信神鬼,这一世她却是信不能再信了,她自己就是鬼附身!这样一身道骨仙风老道士,万一看出她来历……会不会把她当妖怪捆起来烧了?或是一张符把她打魂魄离体,然后再把她炼化了?让她形神俱灭?林仙草心里七下八下,脸都白了,一只手死死揪着云秀,下意识往她身后挪。云秀被她揪手腕生痛,吸着气猛甩手道:“姨娘这是怎么啦?手都让你捏断了!”

     “你看,道士!一个道士!”林仙草吓简直语无伦次,云秀哭笑不得:“姨娘没见过道士还是怎么着?!王爷也真是,怎么把他请过来了?这姓胡一点真本事没有,就是个江湖骗子!”一句话说林仙草大喜过望,忙紧捏着云秀急问道:“你怎么知道他是个骗子?他真是个骗子?真没本事?”

     “嗯,外头谁不知道?王爷真是糊涂了,要请也请个有真本事,还不如请钦天监来看呢。”云秀嘀咕道,林仙草急忙捂住她嘴:“噤声!请个有真本事来,一下子看穿了,你想害死你家姨娘我啊?”云秀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抱手胸前,看着一阵接一阵抽风、满院子蹦跶胡道士,抿着嘴果然不说话了。

     林仙草心下大定,安下心来再看胡道士,果然就是个跳大神。

     胡道士一通蹦跶加抽风,蹦一脑门子汗,突然吹着胡子扎马步站住,双眼圆瞪,右手握着桃木箭,左手食指和中指比划成剪刀形举到额头,嘴里呀呀乱叫,看样子是表示他开天眼了,胡道士举着他天眼蹦了一圈,然后往后仰天直倒下去,两个身强力壮小道士熟门熟路上前托住,林仙草看热闹,几乎要鼓掌,演不错!

     秦王依胡道士指点站垂花门下,脸色虽沉,眼里却带着希冀看着蹦几近虚脱胡道士,林仙草也兴致勃勃看着胡道士,等着听他说什么。

     *d^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