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5发财了
    秦王吼走明翠,摇摇晃晃又一头扎到林仙草床上,将正坐着穿衣服林仙草又扑倒床上。

     “明翠给你使绊子啦?”秦王头扎林仙草怀里,闷声很笑了一阵子才翻了个身,头枕林仙草柔软小腹上问道,林仙草挣扎着坐起来,将秦王头推到大腿上枕着,一边挣扎一边装傻反问道:“使什么绊子?”

     她是职场上摸爬滚打出来精英,深谙告状原则,要么告浑然天成,要么就是确保一状将对方打落尘埃,再也无力翻身,目前哪一条也不符合,这个状不能告。

     “爷告诉你,”秦王好象心情好出奇,又自己跟自己笑哈哈:“明翠是个蠢丫头,是个蠢货,你搬进来,她怎么会不使绊子?那不可能!”林仙草极其无语看着他,这话什么意思?

     “爷之所以让她当爷这院里大丫头,就是看中了她这个蠢字!”秦王打了个酒嗝,举起手摇晃着抓住林仙草手,将她手按自己脸上,来回蹭了蹭接着道:“外头,你知道吧,我外头不容易,一点儿也不容易,使心使累了,明翠这样蠢货好,爷扫一眼,就把她那点蠢心思看一清二楚。”秦王又嘿嘿笑起来:“爷就瞧着她爷面前耍洋洋自得。”

     林仙草越听越心惊,只惊喉咙发紧,一口口水咽响简直能把秦王笑声压下去!他这话什么意思?那自己呢?也被他象看猴戏一样看嘿嘿笑?自己心思、自己事……林仙草再也忍不住,一个接一个连打了三四个寒噤。

     “别动!”秦王翻了个身,一只手捏林仙草腰间,又打了个酒嗝道:“我告诉你,蠢货好用,你以后也学着点,这府里,王妃是个聪明人,你是个聪明人,其它都是蠢货,一群蠢货!”林仙草头目森森眼发花,这话什么意思?啊?就她和王妃是聪明人,再加上他,满府一对半聪明人?他们是一对,那她呢?这是夸她呢?还是……要杀她前秦?

     林仙草喉咙发紧,她做过那些事,照规矩,可以打杀一遍再毒杀一遍,还可以再砍一回头!

     “仙草啊,你知道爷为什么疼你?你有大智慧,有赤子之心,你知道自己有大智慧吧?你知道什么叫赤子之心?你不知道,”秦王又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捏林仙草腰,林仙草这会儿魂魄乱飞,被他捏那点痛一点也觉不出来了。

     “美而不自知,有大智慧而不自知,爷喜欢你这个。”秦王收回手,握住林仙草手自己脸上蹭来蹭去。

     “我哪有什么智慧。”林仙草总算挤出句话来,秦王听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支起身子,翻身扑倒林仙草,将她搂怀里,搂着她滚过来又滚过去,伸手捏着她下巴道:“有自知之明,有赤子之心,就是大智慧,你不懂?不用懂,我就喜欢你这样,呃,”秦王又打了个酒嗝:“今天忘记吩咐下去了,以后你跟爷一样,由这院里小厨房侍候饮食,跟爷一样,满天下菜品写了水牌,你想吃什么就点什么,还有衣服,呃!”秦王林仙草脸上狠狠亲了一口:“想怎么穿就怎么穿,我就喜欢看你欢天喜地样子!”

     林仙草一口惊气吐出来,魂魄总算收回来了,看样子不是杀头前奏,那他就是喝醉了发酒疯,要不要趁机要点金子?这机会太难得了,错过了她得后悔死!再说,今天一天亏这几十两银子,说起来也都是因为他,要是不搬院子,她也不必打发小桃小杏不是,总得补回来吧!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林仙草期期艾艾、半吞半吐说道:“你扔我几块金子,我就欢天喜地了。”秦王哈哈大笑,直笑长气不接下气,搂着林仙草又滚了个来回,低头她唇上重重亲了下道:“好!爷赏你,你说吧,要几块?”

     “越多越好!那个,我是说,你随便赏。”林仙草急忙陪笑道:“现就给我好不好?”这便宜来太轻巧,不落袋她这一夜都睡不好觉,再说,万一明天他醒了酒,把今晚上这些话忘个一干二净,她到哪儿哭去?

     “那就……十块!”秦王今天心情好到令人发指:“现就给你?给你什么?”秦王表情和声音一下子暧昧起来:“才几天没见我,就想成这样了?卿卿越来越有味儿了,又甜又香,你要多少,爷都给你……”

     秦王有酒助性,林仙草掂记着她十块金子,怕落了空,当然不想秦王不高兴不是,这一夜西厢房两只妖精打架打上天入地,云里雾里,明翠支着耳朵听了一夜,只气咬肿了嘴唇,揪烂了一堆帕子。

     第二天一早,林仙草心神不宁请了安回来,也没心思看水牌挑什么菜品,将厚厚一叠菜谱甩手扔给云秀,站帘子里,挑开条缝盯着垂花门外,心心念念等人给她送那十块金饼子。

     从早上等到中午,从中午等到傍晚,请了晚安回来,晚饭来了,可金饼子还是没来,林仙草站腿酸,失望心酸,连吃饭力气也没有了。

     秦王回来比昨天早,林仙草什么心情也没有,有气无力趴床上,她难过死了,外面动静她听不见啊听不见。

     可人屋檐下,由不得林仙草听见还是听不见,小丫头掀帘进来传令,让林仙草过去侍候。林仙草慢吞吞爬起来,慢吞吞理好衣服,慢吞吞进了上房。

     秦王心神看起来不比昨天差,指了指自己身边:“过来坐这儿。”林仙草低眉顺眼挪过去坐了,秦王伸手抬起她下巴,仔细看了看道:“不高兴?怎么啦?”

     “没事。”林仙草甩开秦王手,哄她忙了大半夜,连丝金光也没看到,还怎么啦!

     “嗯?”秦王眉头微皱,想了想,挥手屏退屋里侍立丫头们,伸手圈住林仙草问道:“明翠又给你添堵了?她还敢?有别什么事?”

     “没有,累了。”林仙草一想起十块金饼子就痛彻心扉,据她经验,他要是忘了,那就是忘了。

     “你先把这个收起来,我告诉你,不管什么事,你只管告诉我,爷既要护着你,断不容你这府里受了委屈。”秦王指了指炕几上一只红木匣,温言软语低声道,林仙草心里‘咯噔’一下,也顾不上听秦王说什么了,伸手去拿匣子,却没能拿起来,林仙草激动心砰砰跳,两只手过去用力拖过匣子,抱到腿上,屏着气打开匣子,匣子里果然整整齐齐码着十块生金饼子!

     林仙草激动热泪盈眶,这么大十块金饼子啊!她辛苦攒了一两年,全部加一起,还不到这十块金饼子一半,有了这十块金饼子,就是现跑路,也能跑一跑了!

     秦王呆呆看着激动不能自抑林仙草,看着她拿起一块金饼子,转圈看了一遍,仔细掂了掂,放到嘴里狠狠咬了一口,举起来看着金饼子上整整齐齐牙印,呵呵呵傻笑了几声,将金饼子放回去,再拿起一块,再咬上一口,傻笑几声,放回去,再拿一块再咬,直到把十块金饼子全咬了一遍,匣子里一排五个,两排十个牙印排整齐无比,才满足非常长叹了口气。

     秦王已经傻眼珠也不会动了。

     *d^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