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7没品
    顾嬷嬷眼里闪过丝鄙夷,你是哪盘上菜,够得着让王妃跟你过不去?顾嬷嬷脸上神情一丝可没变,和明翠一个战线同仇敌忾:“就是啊,咱们都不是外人,你事就是我事,不瞒你说,王妃驳了头一件,我就留心了,慢慢寻话缝探了王妃意思。”顾嬷嬷说到这里,往前一步,警惕非常左右看了看,这才回来接着道:“你也知道,这满府上下,能让王妃两眼一抹黑,就两处,一处就是这里,还一处我不说你也知道。”

     “哪里?除了这里还能有别处?”

     “你也是个聪明人,还能有哪里,那个院子呗,那位虽说如今只有位姑娘,可已经封了县主了,两位爷还没得封爵呢,爷又敬重她,可没拿她当姨娘看,这儿子也是早晚事,唉哟哟,说远说远了,咱只说正事,这满府啊,就这两处,王妃就没处下口,你是爷身边得用,不说说一不二,那也差不多,王妃当然不敢多得罪你,若搁从前,她哪敢驳你面子?可如今……”顾嬷嬷声音拖长长,后面又加了一声长叹。

     “如今怎么啦?”明翠见顾嬷嬷拖着长声不往下说了,急跺起脚来,顾嬷嬷忙安抚拍着她道:“姑娘听我说,姑娘是难得聪明人,怎么没想明白这个,如今,你这院子里可不只你一个人能侍候爷了,那位,”顾嬷嬷一脸忌讳指了指垂花门内:“你可不能小瞧了,别看她一脸傻相,可到底真傻假傻谁也不知道!你想想,爷出门,偏带了她去,又非让她生孩子,为了这孩子,又把她搬到这院里,这是多大恩宠?我再告诉你,她会奉承王妃,那个,你听着就行啊,偷来锣儿敲不得,昨晚上,是不是她爷屋里当值?你看看,这回你明白了吧?从前她没搬进来,这院子铁板一块,王妃自然不敢得罪你,可如今……”

     顾嬷嬷嘿嘿冷笑了几声:“如今有了那位,哪还用得着你?咱们不外,我这话既说了,也跟你说透,这话你听过就算,我告诉你,王妃今天让柳嬷嬷把府里所有二等和一等丫头名册拿给她,还让柳嬷嬷挑一批年纪差不多小丫头进来,说各处丫头也该换一换了,这中间到底想换谁,你心里可要有个数!”

     一番话说明翠心惊肉跳,只吓脸都白了,死死揪着顾嬷嬷骂道:“我就说她不是东西!这个贱人,刚搬进爷院子就想把我顶走!她做梦!这个贱婢!她做梦!”

     “你可大意了,她后头有王妃呢,唉,从前我劝你别那么死心眼,王妃那边,无如何也得敷衍过去,你心里只有王爷,算了算了,我这破嘴,这会儿再说这些那可是屁用没有,王爷那头你得下足功夫,外头,说句打嘴话,也得有个助力。”

     “嗯,我知道了,嬷嬷这是真心为我好,我知道,明艳和你家二哥儿事,我回去就跟阿爹说。”明翠咬着牙,心里懊悔不已,顾嬷嬷说对,那贱人要不是外头得了王妃助力,怎么会让自己吃了这样大亏!王妃那里是不行了,可还有别处!明翠想着刚才顾嬷嬷说那两个院子,心里渐渐有了主意,有自己和那一处联手,也不一定就怕了那个贱人!

     “这事不急,不急,两个孩子都小呢,都小得很呢,再说,这会儿也不是议这事时候,真议下了,我还真不好过来寻你说话了。”顾嬷嬷急忙推脱道,打死她也不敢和明翠家攀这个亲!明翠并没觉得什么不妥,连连点头道:“还是嬷嬷想周到,嬷嬷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了,那个贱人,我要让她好好知道知道我厉害!”

     “那是那是,她那点心眼儿,哪够明翠姑娘看?好了,我得赶紧走了,得空儿我再来寻姑娘说话。”顾嬷嬷一脸警惕左右看了看,辞了明翠,匆匆而去。明翠送走顾嬷嬷,叉着腰站垂花门下,恨恨眯着眼,盯着西厢房咬牙切齿想了好大一会儿,转身出了正院,绕个大圈子往周夫人院子去了。

     林仙草请安回来,有气无力趴秦王那张大吓人桌子上描那本簪花小楷,云秀磨好墨,又给林仙草沏了杯茶,再点了支香,又过去将林仙草写好两张小楷点了点,看着林仙草低低道:“一刻多钟了,才写了两张,还有九十八张呢,姨娘得写一点了,你还得背那些书呢!”云秀很替林仙草忧心,她家姨娘拿毛笔样子,让人看了就觉得难心。

     “一百篇!”林仙草看看自己字字,再看看手里毛笔,这笔软乎乎,既写不好,也写不,这简直是原始人用么,要是想当年,她那个本本要是,一百篇多五分钟,想打什么字体就打什么字体,当年她聊天打字,一分钟百十字小意思,虎落平阳,龙困浅滩……林仙草想悲愤,手下用劲,那笔一头扎纸上,又废了一张!

     “姨娘小心点啊!”云秀比林仙草还心痛,这张都写好了:“姨娘专心些,这回我可没法帮你写,你看看,”云秀悄悄往门口指了指,厢房门口,一左一右站着两个二等丫头:“有人看着呢!”

     “那你也别碍事啊,你看看,要不是你多话,我这张也不会写坏了!”林仙草这是赤\裸裸迁怒,云秀当然不跟她计较,往林仙草身边凑了凑,嘀嘀咕咕耳语道:“姨娘,你看,那金子,要不要拿出去换成银票子?昨天姨娘歇这屋里,我一个人抱着那匣子,一夜没敢睡沉!”

     “没出息!”林仙草鄙夷白了她一眼:“这院子还有人敢偷咱们金子?”

     “也是哈,你上回不是说,要把银子换成银票子缝衣服里,那现换不换呢?”

     “暂时不能换,”林仙草咬着云秀耳朵解释道:“那金子王爷还没忘呢,万一哪天想起来要看看,一看咱们换成银票子,我告诉你,那个王爷,沾上毛就是只猴!比猴精多了!咱们要小心、小心再小心!等他把那十块大金饼子忘了再去换。”云秀连连点头,却对林仙草把秦王比成猴表示不解:“我见过猴,那猴哪有人精?猴傻得很……”

     林仙草横了云秀一眼,挪了挪坐端正了,咳了几声,继续抄她一百篇字。

     周夫人送走明翠,袅袅婷婷走到廊下,看着她这个清雅之极院子,因为林仙草挪进秦王正院憋那股子恶气仿佛透出去不少,照这么看,那根破草挪进爷院子也不见得是坏事,真金不怕火炼,那根破草哪经得起爷离近了看?这才挪进去头一天,就把爷惹成那样,无品!周夫人手里那只绣着兰草,雅致非常帕子按嘴角上,笑止不住。她就说,爷那样雅人,怎么会喜欢上那枝破草根!

     她爷面前掉了底,明翠又主动投到自己门下,周夫人脸上笑容多了几分,这都是极好事儿!嗯,前天爷该到她院里来,可爷喝多了,那今天晚上?周夫人想心热,得好好抓住这个机会,把爷心收回来,哥哥前儿送来那药丸子,要真象他说那样,那爷心和人可都得化她这儿了。

     “你亲自门口看着,爷要是回来了,就说大姐儿想他想哭,大姐儿女戒背了小一半了,一心要背给爷听听,无论如何把爷请回来!”周夫人转身吩咐大丫头捧云道,捧云答应一声,急忙出去了,周夫人想起那女戒,又皱眉吩咐伴月:“去跟周嬷嬷说,天黑前,无论如何得让大姐儿把女戒背上二十句出来!”

     “夫人,大娘子这两天有点咳……”

     “咳就不背书了?她父亲还等着听呢!去跟周嬷嬷说,背不出来不准吃饭,不准睡觉!”周夫人声音骤厉,伴月吓半个字不敢再多说,急忙往大娘子院子里传话去了。

     周夫人又细细吩咐了晚上菜品,就让人准备热水和花露,爷来之前,她得打扮前所未有精致清雅。

     明翠回到正院,站廊下,死盯着窗户上林仙草影子看了半天,厌恶之极呸了一声,回屋拿了针线,进了上房,吩咐拿了把椅子放到厢房门口,昂然坐下,眼睛盯着林仙草,手里装模作样戳着针线,她得替爷盯死了她!

     林仙草学习任务繁重,没空理明翠,坐桌前连写了一个多时辰,才不过写了十来篇,正翻着那薄薄十来张纸哀叹,管秦王小厨房金嬷嬷门口要见林姨娘。

     明翠急忙迎出来笑道:“金嬷嬷怎么来了?爷晚上菜品昨儿不是定下了?”

     “是定下了,”金嬷嬷笑道:“我是来问姨娘中午想吃什么,菜谱昨天就给姨娘送过来了,今早上爷又交待了一遍,我想着那菜谱上菜品写含糊,怕姨娘哪一处看不明白,就过来问一声,姨娘若有什么不明白和,我也好现告诉姨娘。”金嬷嬷大约是今天早上挨训斥了,态度好让明翠都觉得意外解释个不停。

     明翠脸一下子又黑成锅底了!@@##$l&&~*_*~&&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