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79明翠
    林仙草眼角余光正好落秦王那双攥指节发白拳头上,吓福至心灵,总算想起来自己为什么这么早吃饭了:“我本来没想吃这么早,明翠姐姐说你今晚上不回来了,让我不用等你,我这才赶紧吃饭,吃了饭还要好好背书呢。”林仙草顺便向领导诚恳展示自己响应王爷号召时刻好好学习良好态度。

     秦王拳头松开攥起又松开,松开又攥起,眉头拧成一团,面色渐渐泛红,鼻孔微张,呼吸粗重,脸上神情极是古怪,林仙草看出不对,近两步凑过去关切道:“哪儿不舒服?”

     “把门关上!”秦王喉咙发紧声音发哑,林仙草吓了一跳,急抬手摸秦王额头:“你病了?让人请太医……”

     “把门关上!”秦王这回是吼了,林仙草吓‘咣’关了门,没等她转身,就被秦王从背后抱起,冲进里间扔到炕上,红着眼,三两下撕去两人衣服,压着林仙草直挺挺硬顶进去,一下紧一下冲撞象拼命,林仙草痛浑身打颤,知道秦王这幅无法自控情形不对,伸手搂住他,将身体契合上去,用全力让自己放松迎合上秦王节奏,让自己□湿润以减少伤害。

     秦王连冲了几十下,身体里那股狂暴饥渴稍退,被那股轰然而来□冲晕头脑渐渐恢复清明,秦王顿了顿,节奏缓了一缓,林仙草松了口气,秦王将上身稍支起一些,看着身下林仙草,低头她唇上吻了吻,重又紧搂着她,一声不吭只顾林仙草身体里奋力冲撞,秦王前所未有雄壮持久让林仙草哭出了声,她就要忍不住号啕大哭前,秦王总算一阵抽挛,瘫林仙草身上不动了。

     秦王浑身骨头都没了一般压林仙草身上,头垂林仙草肩窝,象死了一样,只随着林仙草抽泣不时抖动几下。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候,林仙草觉得象过了半辈子那么长,秦王总算双手撑起,垂着头坐起来,一声不吭开始给林仙草穿衣服,林仙草脸上横七竖八全是泪痕,接过衣服哽咽道:“我自己……自己穿。”秦王还是一声没吭,缩回手拎起自己衣服胡乱套上,站起来,将落到地上玉带一脚踹老远,转头看林仙草穿好了,背着手走到门口,猛一脚踹开门,门外一声惨呼,明翠仰面扑倒走廊栏杆上。

     “你进来。”秦王站那里,如同一柄出了鞘,不沾血就不能重入鞘灾祸之剑。

     明翠连滚带爬进了屋,只觉得脚软腿抖浑身哆嗦,秦王微微仰头看着门外,林仙草只能看到秦王一个侧脸,只觉得浓黑眉下眸子幽深难测、杀意浓浓,林仙草吓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爷饶命!”不等秦王发话,明翠已经抖成一团扑跪地,上下牙咯咯打着架:“求爷……婢子听说爷去了周夫人院里,以为……以为……婢子错了,婢子该死,求爷饶命,爷饶命!”

     “爷还没问你,你就知道什么事了,早就躲门口偷听了是吗?”秦王语气平和没有半分波澜,明翠面无人色,抖话也说不出来了,只拼命摇头,喉咙里咯咯作响,她印象中,爷这么说话时候,就意味着他已经怒到要杀人了。林仙草也觉出不妙,可秦王身上那股阴寒杀气,压她不敢开口,秦王收回目光,扫了明翠一眼:“出去,到院子里跪着去。”

     林仙草松了口气,原来就是罚跪啊,跪就跪会吧,明翠一丝声音不敢有,就那么头顶开帘子爬出了屋。

     秦王一动不动背手而立看着外面,站林仙草脚都酸了,才缓缓转过身,转身间,身上杀气竟一下子消失不见,好象火气也没有了,看着林仙草温和笑道:“去沐浴衣,然后到我屋里来。”

     林仙草跟到门口,往外看了一眼,云秀正站门口,笑眯眯幸灾乐祸看着一身单薄衣衫,面对上房跪院子中间那条青石小径上明翠。林仙草顺着云秀目光看向明翠,顿时怔了,她忘了现是腊月天了,这院子里连走廊下都铺着地龙,温暖非常,院里丫头都穿极少,就这么一会儿功夫,明翠已经冻嘴唇乌青,一阵阵抖好象大仙附身。

     云秀转身进屋,推着林仙草道:“咱们进去,她活该。”林仙草叹了口气,伸手拉住云秀,低声吩咐道:“把我那件银狐斗蓬拿给她裹上,再拿个厚垫子给她垫上,一会儿我再去替她求求情。”

     “姨娘还真修出一幅菩萨心肠了?你管这闲事干嘛?”云秀明确表示反对,林仙草往里拉了拉她,俯耳低声道:“你说,是让这个蠢不能再蠢丫头放明面上跟咱们作对好,还是换个心机厉害,当面奉承背后捅刀子,就象周夫人哥哥那样进来好?”

     “那还是这个吧。”一提周夫人哥哥,云秀立场立即明确无比,不等林仙草多说半句,就转身进屋寻斗蓬垫子去了。

     林仙草收拾好换了衣服进到上房,秦王已经吃了饭,正端坐炕上不知道看什么,见林仙草进来,放下手里文书,不等秦王说话,林仙草先曲膝陪笑道:“没想到外头这么冷,简直是滴水成冰,我刚才让云秀拿了件斗蓬,又拿了个垫子给明翠,不然跪一会儿就得冻坏了。”

     “你倒好心,你不送,跪到半夜就能拖出去喂狗了,你送了,她还得多受半夜罪。”秦王语气极淡,话里一点人味没有,唉,可不是,美人儿是贵重一点猫狗鹦鹉,自己贵一点,堪比骏马,那比美人儿差一点丫头,也就相当于一只蟋蟀,可就是蟋蟀,那也是一条命!

     “饶了她吧,虽说错不轻,也不是不可恕,至少不到要命程度,再说,又没人教过她,就这么直接冻死了,这算是不教而诛,有伤王爷圣明。”林仙草劝很认真,秦王示意她坐过来,伸手揽过她,用手指挑着她头上一朵珠花慢吞吞道:“说实话,为什么替她求情。”

     “好吧,第一,你说过,她有什么坏心眼,都脸上,坏也坏让人放心,要是冻死她再换一个,万一换个比我厉害,那我早晚得被人家坑死。”

     “你跟她们怎么能一样?”秦王眉头一蹙不高兴了,林仙草急忙陪笑道:“爷说极是,她们哪能跟我比,我比她们大多了。”她是骏马她们是蟋蟀么:“还有第二呢,您看,我刚搬进来没两天,你就把明翠冻死了,回头这帐是不是得算我头上?可这事真跟我没关系,您要冻死她,也等一等,等我搬出这院,您随便怎么冻。”

     秦王拨着手珠花手顿住,没接她这话,只吩咐道:“去把你写字拿来我看。”

     林仙草忙取了厚厚一摞蝇头小楷递上,秦王还真是仔仔细细一张不落看了一遍,边看边用手指掐掐点点,对林仙草现场指点:“这个字就这一笔还象个样子,这个字怎么能写成这样?字都让你写散了,写散了你懂不懂?嗯,这个字写不错,这个字,你都能写这么难看,真难为你了,这是什么字?怎么漏了一笔?临贴你都能临错?仙草啊,爷真服了你了……我说你都记下了?”一百张小楷,秦王足足评了小半个时辰。

     “都记牢了。”林仙草神游已久,听到总结陈词,急忙收心回来答应一声,态度虚心认真,可圈可点,秦王看起来很是满意将小楷递给林仙草,指了指外面吩咐道:“看你面子上,先饶她这一次,让她进来吧。”

     林仙草急忙往外传了话,明翠紧紧裹着林仙草狐皮斗蓬,膝盖下垫着厚实非常大垫子,跪了一个多时辰,也没怎么受罪,听到吩咐急忙站起来,拎着垫子抓着斗蓬,左右看了看,不动声色将斗蓬和垫子塞台阶旁花丛中,站帘子外调整好表情,恭恭敬敬通传而进。

     秦王扫了明翠一眼问道:“姨娘斗蓬呢?”明翠眼睛睁溜圆,张口结舌瞪着秦王,林仙草眨了眨眼睛,急忙出门寻云秀,云秀刚从台阶旁挖出林仙草斗蓬和垫子,气脸都歪了。

     林仙草郁闷真不想活了,明翠这几年大丫头是怎么做下来?蠢成这样都能活这么光鲜活泼,王府其实挺厚道。

     “爷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蠢呢?”秦王估计也郁闷要吐血,看看云秀手里举着斗蓬,看看已经傻象个木头人一样明翠,再看看林仙草,叹了口气道:“算了,愚蠢至此,什么也不用说了,打发她到庄子上去吧,蠢人力气大,干粗活正好。”

     林仙草同情看着明翠,她实无话可说了,这样也好,就她这点脑子还心比天高,到庄子上干一辈子粗活也是件好事,至少不会横死。

     *d^_^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