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95章使坏
    林仙草睡的沉,秦王轻手轻脚出门一点也没惊动她。直到后半夜秦王才回来,一身寒气摸上到床上,这回把林仙草惊醒了,迷迷糊糊问着就要坐起来:“该起来了?”

     “没有,还早呢,你睡吧。”秦王忙伸手将林仙草按回去,冰凉的手反倒把林仙草激清醒了,惊讶道:“你手这么凉?出去了?”

     “嗯,大姐儿病了。”秦王正满肚子郁气,见林仙草反正也醒了,搂着她侧身躺下,头枕着只胳膊,烦恼的诉着苦:“仙草,难道小姑娘都这么娇弱?大哥儿、二哥儿小时候从没这样过,大姐儿一年到头就没有过好时候!”

     “大姐儿有一个多月没病过了吧?”林仙草没睁眼,心里却在想着还没回来的云秀,秦王呆了下,算了算道:“还真是,你不说我真没留意,从搬进老夫人院里,这还是头一回生病,看样子大点就能好了。”

     “多大也好不了,大姐儿是个可怜的,跟我一样可怜,姑娘家都是没用的赔钱货,穷人家生了姑娘,就留着换粮食度荒年,或是给哥哥们换媳妇,象你们这样的贵人家生了姑娘,那就留着争宠用了,天天让她病着,不就是为了让你天天去她娘那里?这一回,她娘没跟在她在一起,”林仙草打了个呵欠,仿佛在迷迷糊糊说梦话:“又病了,肯定跟你说是想她娘想了吧?你把她娘放出来没有?唉,可怜的孩子,要是大姐儿是个哥儿,也不知道能不能少病几场。”

     秦王越听脸色越白,继而转红,接着又青了,一只手紧握起又松开,松开又紧握起,松开林仙草‘呼’的坐起来,光着脚就跳下了床,边浑身发抖抓着衣服下摆用力往身上套,边言语凌乱的冲林仙草道:“你别起来,没事,我没事!爷的孩子!岂能容人糟践!?我没事,我现在就让人查!往死里查,查出来挨个打死!全部打死!”他话没说完,林仙草已经跳下床,一边扬声叫人掌灯,一边利落的侍候秦王穿上衣服好让他赶紧去查。

     第二天天刚亮,就有婆子匆匆到门口传了话,早上的请安免了,林仙草站在厢房里,将窗户推开条缝,透过狭长的缝隙看着外面有些灰蒙蒙的一线天,云秀不在的日子,她在这个府里的视线就象眼前的一线天。

     直到傍晚要去正院给王妃请安了,云秀还没有回来,林仙草已经不是心事忡忡和焦虑了,她觉得自己这两天两夜间已经老了不知道多少,要是云秀今天再无音信,自己会不会一夜白头?

     王妃看起来伤心而疲倦的靠在炕上,看着众姨娘悠悠的叹着气:“都回去吧,昨夜里到今天出了那么些事,我这心里!”王妃拿帕子按着眼角,显的不知道多难过伤心,柔柔的捶了捶了胸口,长叹了几口气才说出话来:“难过得很,爷气成那样,唉,都回去吧,爷心情不好,仙草小心些侍候。”王妃对林仙草和颜悦色的吓人,林仙草急忙点头,赵姨娘从眼角斜了她一眼,王妃说着让众姨娘回去歇息,却又絮絮叨叨足说了小半个时辰,不外乎她这心伤的简直了,她这难过天上地上都少见,确实少见,依林仙草看,王妃这心要伤也是让怒放的心花伤着的,是太高兴了硬忍着憋的。

     王妃总算诉好了她的伤心,放众姨娘出了正院,林仙草垂头快走,刚转过墙角,赵姨娘几步赶上来,拦在林仙草面前,意味深长的看着她道:“周氏挪进空涧堂了,若想出来……只怕这辈子是难有机会了,你……”赵姨娘上下打量着林仙草,轻笑了一声,缓缓退后半步柔声道:“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呢,不显山不露水,好处都占全了。”林仙草直直的看着她,眼里脸上都没有半丝表情,要是云秀真回不来了……她满心满腹想的都是这个,赵姨娘说什么,其实她一句也没听到,赵姨娘却被林仙草这幅仿佛浑不吝的姿态惹的又是恼怒又是心虚,退了一步,又退了一步,在林仙草直的一动不动的目光的死盯下,躲闪开目光,那幅一惯的淡定也维持不住了,脸色发青的冷‘哼’了一声算是交待,脚步急匆的把裙子走成了惊涛骇浪逃了。

     林仙草机械的转过身,一路目不斜视,脚步极快的回了王爷的正院。

     云秀还是没回来!林仙草跌坐在厢房炕上,抬手揪了根头发下来,还是黑的,明天早上起来,说不定就全白了。

     厢房门极轻微的‘吱’了一声,云秀两眼红肿,一头窜进来,急忙鬼崇的回头往门外张望了几眼,关上门,看着林仙草,眼泪汪汪。声音嘶哑的叫了声‘姨娘’,眼泪就连串珠般掉下来。

     林仙草激动的没站起来往外扑,差点从炕上一头跌到地上,一把揪住云秀的胳膊才算稳住身子:“云秀?真是你?你没死?”

     “……”云秀忘了哭,极其无语的看着林仙草,林仙草激动的没注意到云秀的无语,推着她在炕上坐了,连珠炮般问道:“怎么到现在才回来?到底出什么事了?那姓周的斯负你没有?是不是姓周的把你抓走了?你好不容易才逃回来?有人追你没有?姓周的……”

     “姨娘!”云秀只好打断了林仙草的话:“姨娘这是发什么疯了?姓周的抓我干嘛?能出什么事?姨娘不是打发我去守着明华姐吗?我当然一直守着明华姐了,明华姐没了,我替她含的饭,又趁着最后一口气换上了寿衣,就差口寿材就任谁也挑不出什么了,可怜明华姐……”

     “呃!”林仙草呆住了,好半天才透过口气,她真是被那三十万两银子折磨出毛病了,这几天想的简直能本极其跌宕起伏、扣人心弦的话本了!林仙草长长呼了口气,抬手抹了把冷汗,亲自跑到门口拉开门左右看了看,拉着云秀到炕角,嘀嘀咕咕将那三十万两银子的事说了,只听的云秀嘴巴张着怎么也合不拢。

     “姨娘!你疯了!你简直是……您太厉害了!爷会不会杀了你啊?我是说,这事会不会败露啊?原来你这么钓金子?姨娘你真是疯了!”云秀又惊又怕又兴奋的真打哆嗦,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

     “我担心你,担心的……你看看我,是不是一下子老了十几年?我觉得我头发都是白了一半了。”林仙草撩着鬓角给云秀看头发:“我已经想好了,要是你真伤在那姓周的手里,我也不想活了,拼死也要灭了周氏全族,替你报仇,唉,好在你回来了,不然我也不知道我拼死能不能灭了周家。”云秀仔仔细细看了林仙草的头发,又看了林仙草的脸,虽然没看到白发和老相,可还是被林仙草的话感动的又掉眼泪又流鼻涕:“姨娘,你待我真是太好了!”

     “废话少说,你明华姐那边怎么样?你都跟她说了?”林仙草缓过了气,赶紧问起最关心的事。

     “说了,”一提这事,云秀先抽泣了几声:“明华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她说我和你都不容易,她别无所求,只求咱们把她送回老家,和她丈夫孩子葬在一处,我都答应了。对了,回来路上我往蕴秀门诸姑姑那里转了一趟,诸姑姑说咱们做什么她一概不管,也不知道,让我别跟她说,她接的不过是个孤身姑娘带个丫头的活,什么时候该用到她们了,就提前过去传个话。”林仙草长长舒了口气,云秀就是云秀,虽说这两天让她担心的几乎没法活,可这一回来,跑路三件事就带回了两件好消息!咱云秀不仅是宝,还是块福宝!

     “对了,我正要跟你商量商量,我觉得,姓周的肯定会还银子,就算还不够三十万,也得还不少,那么多银子,咱们怎么收?怎么拿?怎么搬进搬出?这没法遮人耳目啊!”云秀听了林仙草的忧虑,神情极其古怪的看着林仙草,好半天才挤出话来,“姨娘难道不知道,有一种东西,叫银票子?”

     “我当然知道!”这回改林仙草鄙夷云秀了:“你怎么不动脑子想想!那银票子上头写着票号,还写着什么?号码啊!每张银票子都有号码,特别是是大额的,都编着号一本本记在本子上,咱们拿了这银票子,不用还好,只要用,人家指定就能顺着银票子找到咱们,还有啊,要是有人通知钱庄,把这些号的银票子统统作废了呢?”林仙草金融知道还是有一点点的。云秀根本不以为然:“照姨娘这么说,这银票子出去,谁通知一声就能作废,那天底下谁还敢用银票子?姨娘想的太多了,姨娘要是担心这银票子不好用,就给蕴秀门好了,让她们兑银子去,最多搭点车马费给她们,换真金白银回来给姨娘天天看着好了。”

     “蕴秀门肯接?那她会不会……算了算了,我又想多了,照这么说,咱们就是万事俱备,只等银子送上门,对了,咱们俩个得好好商量商量,第一怎么跑出来,第二,怎么跑出去之后不让人找咱们。”云秀眨了眨眼睛道:“姨娘那么聪明,我都听姨娘的。”林仙草噎了口气,深吸深透了口气道:“我就知道你这么说!唉,让我好好想想,这头发白了一半了,另一半只怕也保不住了。”云秀闻言,仔细打量着林仙草的头发,怎么也没找到那白的一半头发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