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ame id="WDSTJKFB"></frame><noframes id="HMAPKUBONV"><thead id="9658431720"></thead></noframes>
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十六章 林院长
    两人走在路上都变的有些沉默,苏筠紫用削葱花芊指轻卷衣服的一角,涌动的眸光轻佻在林宇的身上,想说什么又忍住了!林宇回头一瞥,小丫头这时候不动声色才是最可爱的!林宇讪笑的让苏筠紫保持这种状态一会儿!

     就这样两人直接走到龙母梁玉的住处!

     “伯母,我们回来了!”林宇很有礼貌的上前敲门,声音洪亮的说道!

     “呃?是阿宇来了?呵呵!”梁玉手脚极为麻利的从厨房中走出来开门!然后很热情的把林宇迎接的到屋里去了!苏筠紫看见母亲对林宇那样的好,心里有些不服气!撅着嘴巴,有些妒忌!妈妈竟然对坏大叔比对我还好!哼!视可忍,孰不可忍!总有一天让坏大叔见识我的厉害!

     “阿宇啊,上次多亏你救了阿紫阿,虽然不知道你是怎么做到的!应该也是经历了千辛万苦吧!真是有劳你拉,上次你晕了过去,东海里会治病的长老帮你看过了所没有什么大碍,伯母真的很惭愧没有去看你,恰逢时会,那时候东海的海域告急,伯母实在是走不开啊!看到阿紫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伯母欣慰多了!”温顺的龙母梁玉给人的感觉依旧是贤妻良母的类型,待人更是宽厚仁爱!言语微词给人的感觉不像是在任何的做作,反而透射出关心之意!

     “伯母客气啦!也没有大的事情,现在我也算东海的一员了,没能帮助伯母什么,心里也有愧阿!”林宇很客气回复了龙母!

     站在一旁的苏筠紫听到林宇的话后直撇嘴,坏大叔现在越来越会油嘴滑舌了!说话也不脸红!东海打仗就他去了也是扯后腿的!苏筠紫是这样认为的!苏筠紫想插嘴打击一下狂妄的坏大叔,犹豫不决时梁玉发话了!

     “好了,也别说这么多了,赶紧洗手吃饭,阿紫,赶紧洗手端饭去!你爸今天有事不回来了!”梁玉笑呵呵的说道!

     “为什么不喊坏大叔!”苏筠紫嘴边小声的嘀咕着!进了自家的门,苏筠紫变的活泼多了,完全把刚才无理的玩闹发生撞车的事情忘记的一干二净!吃饭是苏筠紫的最爱!

     梁玉做了七八道,色泽鲜美,口味酥脆个不同!酥筠紫的吃相不用怀疑,可以用狼吞虎咽来形容,那份香菇葱花鱼,几乎被小丫头霸占了!

     其它的也吃,只是太多顾及不过来了,就那一份是她最喜欢吃的!看着苏筠紫的模样,梁玉接二连三的给林宇夹菜,口中招呼着林宇多吃一点!

     “伯母,我现在的境界好像一直停滞在麒麟的境界,怎么一点感应不到化龙的预兆!从麒麟到纹色的龙很难跨越吗?”

     吃饭中的梁玉突然停了下来,风韵的眸光扫射了一下林宇说到:“阿宇,我感觉你的身体好奇怪,没有一个固定稳步的麒麟之力在波动,反而是感觉到身体好像在进行着变频波动很大身体的能量好像不受你控制一样,忽大忽小的,这是怎么回事!可能是七彩麒麟与普通的麒麟不同吧!以前的麒麟都会在天池中变成龙的!看你的样子应该是去过天池的!应该是你的凡人体魄阻止了你化龙吧!对了,上次把你昏迷的时候,有位叫做素儿的她说是你的朋友,她说去修行一段时间再过来找你!还有一个叫住凤凰仙子的,好像也尾随她去了!”

     “奥!知道了!我回去再看看能不能让境界有所突破吧!”想起素儿林宇清楚的答应仙藤古人照顾他们!实力才是关键,三天后就要去东海当副将了!怎么说也要立威吧!不然向他一个麒麟境界的副将恐怕连那些小兵都不会放在眼中!

     龙母梁玉满意的点了点头!

     吃完了饭,林宇又帮助素筠紫补习一两个小时间的功课!苏筠紫虽然极不大情愿,奈何她老妈最近对她的要求变严了,不敢不从!

     林宇给苏筠紫补习期间,小丫头不是摸摸这就是翻翻书包找找一些初中生喜欢玩的卡通动漫的泥人塑形!还有流行在女孩子中全套的芭比娃娃!

     苏筠紫几乎给芭比娃娃准备了上百套衣服!小丫头玩心哪里像是活了二十多年的人阿!心性趋势低龄化!林宇费了很大的力气先把初中的知识温习一下,然后再给苏筠紫讲授!

     时间很快已经到了天黑!不知不觉中过去了好几个小时,林宇和伯母梁玉告别了!

     此时在一处高级病房中,叶锋躺在床上,面目全非,胳膊上打着石膏和夹板固定被车门弄的骨折的手臂!头顶上缠着厚厚的绷带,经过医生的诊断差一点就被砸成脑部重残疾之人了!

     叶锋躺在病床,难受异常,时不时大脑像是抽筋一样难受!经过医生一个小时的抢救,已经摆脱了生命危险了!过了很久,叶涛才气喘嘘嘘的跑了进来!此时已经满头大汗,脸色卡白!

     “涛,你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恩?”叶锋威严的面孔冷酷到清晰的浮现煞气的沟壑!

     “爸,我怎么知道是怎么回事啊?这事与我没有任何的关系啊!”面对爸爸叶锋时,叶涛还是有些害怕!不敢正眼看叶锋!

     “与你没有关系?哼,那辆法拉利平时钥匙都在你的手上,今天怎么跑到人家的手中了?我本打算把刘能那家伙控制起来,我们单独进行始皇陵的开发寻找守墓的真龙,结果全被这场事故给毁了,连你老子都整进医院拉!还有奥迪上的天窗盖怎么变成大块生铁了?”叶锋对于叶问涛的狡辩是气上火头,怒中生怒!就要得手的时候竟然让刘能跑了,这下子住院,秦始皇陵的开发工作必然往后推迟,等到林院长上报到国家安全局,那时候他想插手都没有机会了!

     “爸,我怎么会知道法拉利被人偷走了钥匙,出现这样的事情!再说了那辆法拉利现在不是好好的吗?虽然放在了警局,过两天我亲自开回来!天窗的事情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您就在这里安心养病!我出去探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叶涛态度严谨,如同仇恨般的说道!

     “哼!今天全是你坏了我的好事,我今天就准备把刘能掌控起来,晚了,涛,现在我在这里不能动了,你想办法逼迫刘能那个老狐狸拿出二十亿的赞助金,为了方便你行事,老爸把我手中的黑道集团交给你控制了,这是亡道的令牌,只要有了它,亡道的所有成员都会听从你的号令的。

     记住,亡道组织只看令牌不看人,就算当年我当亡道的号令者也不能靠脸面行事,这里面全是一些杀手,他们把死都置之度外了!不到迫不得已不要让亡道的人杀人,他们一出现,不是好事!”叶锋吞吐了一下,好像有什么事情要说,终究还是没有详细的诉说!